據國內媒體報道,由發改委牽頭、多部委參與編制的《城鎮化發展規劃綱要(2012-2020)》將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并報國務院發布實施。除總體規劃之外,今年12月底前,多部委還會出臺城鎮化配套政策。這意味著,推進新型城鎮化工作的時間表已經確定。尤其是有關城鎮化的配套政策,將為各地推進新型城鎮化提供具體的指導和政策空間。
    政策上的“落定”,無疑會在全國吹響新型城鎮化的號角。中央政府希望將新型城鎮化作為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地方政府其實更是如此。實際上,地方政府對新型城鎮化早已經摩拳擦掌。只是礙于中央沒有給定具體的方向和政策,再加上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的約束,地方政府暫時難以啟動。
    據了解,很多縣級政府寄望于在新型城鎮化的大旗之下,掀起一輪“撤縣改市”的高潮。有報道稱,國內撤縣設地級市的部分標準是:市區非農業人口達到25萬人以上;工業占工農業總產值比例達80%以上;第三產業產值超過第一產業;地方預算內財政收入2億人民幣以上,成為周邊中心城市。為此,各地近年都加快了準備的步伐,忙著編制規劃、成立課題組、上報省級政府,為升格做準備。
    然而,到目前為止大部分關于新型城鎮化的討論,都是把新型城鎮化作為刺激經濟長期增長的手段或者新動力來看待。新型城鎮化如果不明確內涵,一旦大規模啟動,稍不注意,就會在地方政府的推動下變成搞“土地經濟”和城鎮擴張,這又回到了過去的老路上。我們相信,過去習慣了搞“土地經濟”的地方政府,最喜歡迅速推動新型城鎮化,這將為地方走“老路”提供了新借口。
    中國現在面臨著一個重要戰略抉擇:是繼續推動以制造業為代表的工業化,還是把工業化放在一邊來搞新型城鎮化?對于工業化與城鎮化的關系問題:城鎮化是工業化的結果,而不是工業化的原因。我們不能指望以新型城鎮化就能自動地帶動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因此,我們不能同意國內一些學者認為中國的“工業化過快、城鎮化過慢”的說法,這種看法如果影響中央決策,那么相關政策很可能會本末倒置。
    正如我們在此前所分析,從大的周期來看,中國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都處在中期階段,兩個進程今后都需要發展。但發展有主次之分,在我們看來,工業化毫無疑問應該是主角,是中國經濟的主要推動力,也是中國今后城鎮化的重要動力之一。
    我們之所以強調工業化,因為以制造業為核心的工業化,是長期以來中國財富的重要源泉,是中國經濟的增長動力所在,也是中國在較長時間內的比較競爭力所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全球產業轉移,賦予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這正是顯示了中國的相對競爭力所在。我們相信,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中國還需要堅持“世界工廠”這一基本定位,中國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完成向發達國家的演進,就必須堅持發展制造業,完成工業化的升級。
    與過去不同的是,中國此前做的是“世界工廠1.0版”,今后要做的則是升級版——新型工業化,通過提高工業發展的技術水平、改善環境友好程度、提高創新能力,不斷向“世界工廠2.0版”、“世界工廠3.0版”、“世界工廠4.0版”發展。如果沒有工業化的升級,中國實際上無法持續創造和聚集財富。世界上沒有一個大國經濟能夠脫離發達的工業化而存在,尤其是高水平的制造業,應該是大國經濟和產業的脊梁。

最終分析結論:
    對于中國來說,新型工業化要比新型城鎮化更為迫切和重要。■

最近更新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大唐麻将(官方版)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a 麻将血流成河下载 中原河南麻将下载 超级大乐透几点开奖 港台三级片大全 迅雷下载 可下分的手机捕鱼游戏 信誉棋牌下载 重庆快乐10分钟幸运5遗漏号码 _乐透乐博彩 车联网服务平台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 南昌麻将点炮什么意思 新疆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