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余波震蕩,歐洲失業狂飆,為什么德國人均出口仍是世界第一?數百家隱身鄉間的德國中小企業,十年創造百萬個工作機會、兩百位億萬富豪。這些“隱形冠軍”,不受景氣影響,營收翻倍,平均年成長率高達12%。
    近日,臺灣《天下》雜志遠赴德國,獨家專訪兩位德國管理學者西蒙和凡諾,也是全球研究隱形冠軍的大師級人物。同時,探訪多家人數最少、規模最小的“微冠軍”,解開德國的成功之秘。

附文二:“微精強”質超高、價更貴
    純手工打造的頂級音響,精度媲美軍事導彈系統,整套一千四百萬臺幣。布置奧斯卡頒獎典禮舞臺的手工壁紙,張張獨一無二,每平方公尺四萬臺幣。德國“微冠軍”企業,如何以幾十人的規模,練就精強技術與服務,外銷全球?

微冠軍之1——韋特 給墻壁穿的高級訂制服
    大大小小的珠子,從墻面上涌出,仿佛一池碳酸冷泉不斷冒出泡泡。
    另一面墻上,華麗的金箔圖飾,耀眼光芒無限延伸,再延伸。
    它們是壁紙。一平方公尺要價四萬臺幣,是市面上最高價壁紙的五倍以上。“我稱它們是墻衣,墻壁穿的高級訂制服,”韋特(Welter)壁紙公司創辦人兼CEO韋特(Ulrich Welter)說。 
    連續三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主舞臺的墻面布置,都出自他的手。
    “我以前做電影布景,”電影拍完,韋特的心血也就被丟進垃圾桶,“太可惜了,像謝了的櫻花一樣,”他轉行做墻面設計,為的是讓自己的作品恒久存在。
    韋特在柏林兩層樓的工作坊,像間未完工的裸房,四張長桌、石灰白墻,到處堆著油漆桶。他的壁紙,全都是手工制作,“每一張都獨一無二的,”韋特曾接過將名畫、肖像、浮雕做成壁紙的案子,甚至還有突出墻面的人形。
    “我喜歡測試極限,挑戰如何讓有光的東西,產生暗的效果?如何融合對比的東西?”眼睛像加菲貓,似乎永遠半開半合,韋特懶懶地說。
    于是,大理石薄片、鮮艷的金箔、銀箔、閃耀著折射光芒的玻璃彈珠……,種種異想天開的材質,都被韋特發揮創意拿來做壁紙。透過鍍金、彩繪、抹刀技術,一層又一層地制作,最后以拋光至最高光澤度完成。
    二十八年來,這些細膩華麗的壁紙,一一被送到西班牙的小島私宅、高級的經典五星級飯店酒吧、博物館內的圖書館,甚至是游艇里的客廳。 
    韋特的營收正以20%的速度成長,十八人的公司,一年營業額兩百萬歐元,每名員工的產值,高達十一萬多歐元。“我們不想成為大公司,最多就只要二十五個人,”韋特說。
    去年,韋特到中國辦秀,秀畢訂單滿手。4月底,他才從巴黎拜訪精品業者回來,6月又出遠門到利比亞。《天下》記者到訪前一天,才有韓國的手機公司上門詢問,有沒有可能將他的產品用來做手機外殼。
    小公司做高端產品,碰上新興國家崛起,“現在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時光,”韋特說。歐洲雖然深陷蕭條,但阿拉伯、印度、亞洲都在快速成長。韋特的營收,六成來自海外。他沒有競爭者,手工做壁紙,全世界就只有他一家。
    要有什么本事,才能做到像韋特這樣?
    “沒什么,熱情而已。我只要求員工,隨時保持五感清晰,才可以在風潮變換的時代中,發現趨勢,成為趨勢的創造者,”旱特說。

微冠軍之2——加勒斯 聽見偉大建筑的靈魂
    “我的管風琴,臺灣有兩架,在景美和萬華的教堂。明年會有第三架,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我們為它設計了8888支音管,因為華人很喜歡8,”加勒斯(Klais)公司CEO加勒斯(Philipp Klais)說。這架管風琴將比目前臺灣最大、有4172根音管的臺北國家音樂廳管風琴,還要多一倍的音管。
    衛武營整個案子的預算101億元,造價1.2億元的管風琴是最貴的單件物品。“衛武營是南部的兩廳院。全世界偉大建筑都有管風琴,”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主任陳善報解釋。 
    但臺灣少有管風琴音樂家,花大錢買管風琴,會不會變成裝飾品?陳善報指出,廠商會負責訓練。此外,“世界上有不少音樂家最大的愿望,就是彈遍最棒的管風琴。付很少錢,就可以請音樂家駐館一段時間。”
    加勒斯在德國波昂的廠房,怎么看都像木材廠,到處飄著木頭香,原木堆得山般高,工人正在處理的,也是有一個個洞的木板。
    “這些都是一百多年的樹,只能在冬天砍,樹液的流速低,不致因為砍伐而失水太快,造成干裂,”加勒斯解釋。
    加勒斯是西蒙口中的微冠軍,只有六十名員工。
    “加勒斯管風琴全球聞名,無論是在德國科隆大教堂、北京國家大劇院、日本京都音樂廳、莫斯科、倫敦、澳洲布里斯本,或是吉隆坡的雙子星大樓,你都能聽到它的悠揚旋律,”西蒙說。
    1882年創立,接班十八年的加勒斯已是第四代。他年輕時打鼓、彈鋼琴,就是不碰管風琴。十九歲時,加勒斯被父親“算計”,用度假天堂誘拐他到布里斯本,“在那里半年,每天聞著木頭香,看著和團隊一點一點組裝完成的管風琴,感覺棒極了,”加勒斯回憶。那之后,他甘心入甕。 
    加勒斯的經營并不輕松,全球有四百多家競爭者,一年五百萬歐元左右的營收,凈利很薄,只有5%,“完全靠熱情支撐,”加勒斯說。一百三十一年來,全世界已有將近一千九百座建筑物,安裝了加勒斯的管風琴。
    “這工作最棒的是,我們總是在全世界最棒的城市,最棒的建筑物里工作,每一架琴都獨一無二,”加勒斯說,比方美國威斯康辛州的麥迪遜歐佛圖藝術中心(Overture Hall),建筑師不要造型規矩的管風琴,“我們讓管子沿著墻面像波紋交錯,建筑師很滿意,”加勒斯說。 管風琴這么貴,到底誰買得起?“大部分是私人捐贈。對很多希望歷史留名的富豪來說,贊助一支足球隊,不如捐贈可以存在一世紀的管風琴,”加勒斯說。

微冠軍之3——精品音響 我們賣“聽覺藝術”
    給你五秒鐘,說出德國三種精品。給你個提示:都是B開頭。奔馳(Benz)、BMW,這兩個答案可能可以不假思索。但如果你不是音響發燒友,可能答不出來第三個答案:柏林之聲(Burmester)。
    這三樣東西,都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名車還可以開出門炫耀,但以聽了會胃痛的價錢,買套柏林之聲音響擺在家里獨享,還真的不是一般人下得了手的。
    它的兩個音箱要五萬歐元,整套買下來要三十五萬歐元。
    柏林之聲的產品,85%外銷全球二十幾個國家。“其他地區的消費者,都是一點一點地買,中國富人都是整套、整套買,”柏林之聲創辦人兼CEO柏梅斯特(Dieter Burmester)吐吐舌頭。德國柏林市中的小工業區里,走進柏林之聲兩層樓簡樸廠房,墻面上掛滿得自世界各地的獎狀。
    二樓一間斗室里,一名四十幾歲的男性,對著一臺拆了外殼的音響主機,凝神靜聽。 
    一般音響廠商都將測試工作丟給消費者,有問題消費者自然會送修。但柏林之聲從電路板、音源線、喇叭橡皮等零組件,還沒組裝就一條條、一片片通電測試。當整部機器組裝完成,再通電二十四小時不停機,一連測試五天。經過五百多項測試,最后再用人耳驗收,“我們有三個人專門負責最后的人耳測試,”柏梅斯特說。如此全面透徹的檢測,柏林之聲的產品故障率極低,全球維修只需要一個人。柏林之聲只有五十名員工,大至機殼,小至音源線,連電路板都自己做,沒有外包。
    歐債危機,對柏林之聲一點影響都沒有,去年還成長30%,今年第一季也成長20%,原因是危機讓競爭者都變弱了。
    柏梅斯特自己也玩音樂,是貝斯手,墻上還掛著他樂團演奏的照片。他原來做的是電腦介面,因為找不到理想中的音響,決定自己動手做。他形容自己是“一只腳站在音樂里,一只腳是工程師。”
    發燒友用“細致又有力、強大又不刺耳、透明又溫暖,是數碼,聽起來卻最像類比,”來形容柏林之聲的音響。柏林之聲擁有多項世界第一。它的CD轉盤,皮帶驅動,轉動軸心精度是三千分之一毫米。“導彈才需要這么精密吧?”同行的一名西班牙記者驚呼。
    柏梅斯特卻說,“我們是精細手工業,沒有人想跟我們買科技,我們賣的是聽覺藝術(art for the ear),是文化。”
微冠軍之4——史特朋 馬背上的百年冠軍
    緊身長褲搭配長短靴的利落穿著,是近年紅遍全球的秋冬時尚。許多大城市推出賽馬節,加上各大精品品牌的推波助瀾,讓過去歐洲貴族專屬的馬術運動,漸漸成為全球性休閑活動。馬具也如高爾夫球具,成為時尚配備。
    馬背上的商機,有著馬背上的冠軍。
    純手工馬具制造商史特朋(Stubben),位在德國拉廷根(Ratingen),從西部大城杜塞道夫坐車要兩小時車程,沿途不時飄來牛糞、馬糞味。史特朋孤伶伶坐落在農田間,視線所及,不見其他人家。
    史特朋十坪大的門市,隱身鄉間,卻貴氣十足。琳瑯滿目的馬鞍、馬蹬、馬鞭、馬刺、籠頭、鼻革、手韁、綁腿,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史特朋是品牌名稱,也是家族姓氏。現在擔任CEO的史特朋(Ralph Stubben)已經是第四代了。他是馬鞍師傅的兒子,現在正在阿根廷念MBA,明年即將接班。
    這家高端馬具市場的冠軍,明年將滿210歲。史特朋只有150名員工,75%的產品外銷六十多國,英、德、美分列前三大市場。但十多年前進去的大陸市場成長最快,每年以兩位數成長。
    發音很像英文“頑固”(stubborn),史特朋產品的品質和價格也很頑固。到任何一個馬具網站或馬具專賣店,史特朋的產品總是被放在特別的位置。它的馬鞍,價格在十二萬臺幣左右,與同業如愛爾蘭的都柏林(Dublin),價差兩倍以上。中國制的馬鞍,價格更只有它的五分之一。
    “在eBay上發現,有二十幾年前賣出去的馬鞍在轉賣,”史特朋說,馬鞍耐久,但騎手身型會變,馬也會換。如果從小就騎馬,一生中總要換個四、五次馬鞍。不再適用的馬鞍,“不會有人舍得就這么丟掉它。我們的產品壽命可以長達二十五年,在它壽終正寢之前,會被轉賣三、四次。”
    在桃園觀音鄉經營銅鑄廠的蕭太太,多年前愛上騎馬,她撫著當初以十一萬臺幣訂制的史特朋馬鞍,“你看這皮質和做工,十七年了,還像新的一樣。”
    史特朋的馬鞍全是接單后,手工訂制,除非是公司了若指掌的老客戶,否則新客戶都會由史特朋在全球五千多個代理商,到客戶家里和馬場,替客戶及馬匹仔細量身,“這是必須的程序,每個人和每只馬的身型、身高、體重都不同,無法規格化量產,”史特朋說。
    制作一具史特朋馬鞍,要經過一百多道工序,六到八周才能制作完成。
    填塞區里,已有二十二年資歷的師傅,正在用起子將一條條的毛塞進馬鞍。揉了揉那毛,觸手柔軟溫潤。“這是狼毛,德國產的,”他說。
   皮呢?“意大利,”師傅回答。馬鞍表面細致光滑,用手指壓了壓,感覺緊實而有彈性。
    流線型的馬鞍像一對翅膀,吸引著越來越多人騎馬飛奔。
    行動。■

最近更新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可金棋牌游戏? 黑龙江体彩6加1开奖 掘金vs马刺 申城棋牌网官方网站? 在线打麻将游戏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彩宝网 母乳黄色片 十大股票论坛 心悦麻将怎么能赢 闲来安徽麻将2下载 澳洲幸运5口诀 蒙发利股票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