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大家都有個誤會,西方發達國家福利好,工資高,但事實上是他們掌握了各行業的源頭技術,并緊緊地把持住,讓世界淪為他們的工廠,他們從中賺取巨額利潤。這才是他們生活好的根因,而現今之中國卻是發達國家的粉碎機,不斷創新的技術碾碎了西方國家的壁壘。

   來說說通信行業的交換機。

  15年前,一塊板20萬。10年前,10萬。這是正常的技術進步。但請注意,并不是用到的科技多NB。都是成熟了十幾年的技術。但人家技術壟斷,就可以5年才減少一半的價格。

  不過最坑的是導流板,就一個鐵板,用來填補空槽位,引導氣流,控制設備溫度的。35美金一塊,1斤重,還不是不銹鋼,多年不降價。你能說這是技術好么?但人家壟斷交換機技術,別的牌子人家不認,你敢自己裝,人家整臺機器不保修了。

  10年前國產交換機開始有中高端產品了。BUG超多。但是價格低,所以自一些小城市開始用。用了3年,穩定一些了,故障率是歐美產品的1半了。這個結果一出來,進口交換機價格就開始了跳水過程了。10萬的板子,5年后1萬,再5年。很多歐美廠已經倒閉不見了。

  至于那塊35美金的鐵板?免費送!后來明確說,其實沒有鐵板也沒事,就別配了。這就是現實。重要的不是自己的產品是否精致。而是自己的能力能不能讓老外老老實實降價。


國產交換機開始有中高端產品

  后進者是悲哀的,只能隱忍著。

  所謂的雙贏,其實是美麗的謊言。一開始是落后的沒能力,人家說一萬就一萬。后來落后者有一些能力了。人家說我讓利5000吧,你的產品別出來搶市場了。嗯,雙贏。

  以前我們的國家產業水平較低。水泥廠的磨機用減速機,當年國外的減速機賣1000萬一臺,國內減速機還開發不出來穩定的產品。等到國產化之后,國外的大型減速機已經基本退出國內市場。因為國產可能只要三百萬。

  同樣的整個體系的各種設備價格都降下來了。然后才有了國內水泥產業的大發展,然后到了今天水泥價格已經快降成了白菜價。再然后水泥行業大發展才有了中材國際這個全球最大的水泥工程總包商的技術積累,造就了今天中材國際的海外總包業務占了自己百分之八十的業務。

  再反過來造就了非洲,東南亞水泥行業大發展。你能想象五年前非洲沒有幾個水泥廠,只有水泥進口商的時代么?所以,聽別人說中國是發達國家粉碎機,我聽了很爽。

  歐洲人的生活不是憑空出來了,當中國人不能造東西的時候,他們能把五塊錢的東西賣成五十塊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一輩子工作,其中百分之八十是交給了歐美國家養著他們可以休閑度假。可以讓他們長著一張沒被欺負的臉。
還是減速機行業的,看看歐美國家是如何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的。

  2005年西門子并購了一家公司,對于巨頭來說沒什么大不了的,12億歐元的收購案,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卻深刻影響了世界減速機行業的格局。

  被收購的公司叫弗蘭德,是減速機行業的第一把交椅。被西門子收購后西門子填補了自己在這塊的空白。但是對于與西門子在眾多領域有廣泛競爭的GE來說卻是個很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在風電領域,風電主機的關鍵部位就是減速機,而之前GE主要是跟弗蘭德買,而GE和西門子在這個領域是最直接的對手。

  這兩家一個是美國巨頭,一個是德國巨頭,弗蘭德也是德國公司。就算不合作無間也不至于影響GE和弗蘭德的合作吧!故事的結尾應該是大家一起走向幸福的生活才對。只是那是故事。GE最直接的反應是在中國找了一家企業合作,斷掉了與弗蘭德的合作,因為他們怕西門子在關鍵時候卡自己的脖子,于是培養了一家中國企業,短短幾年讓這家企業從產值從十幾億變成百億級別,風電主機出貨量全球第一。

  國際巨頭都知道被人卡脖子要不得,我就在想,中國這么多產業被中國人攻陷后發現原來老外賺了這么多錢,這種例子舉不勝舉的情況下,很多人還是以一種純真的眼光看待老外,該說傻呢還是天真呢?

  你以為制造業,是你有錢就能買來的?

  我想說的是,一種儀器,如果國產沒有,那么國外產品會以翻一番的價格賣給你。唯有真正有競爭力的國產產品生產出來,他們的價格才會不約而同地大幅下降。

  無法工業化就意味著需要在國際市場上高價采購,隨時面臨技術封鎖和禁止出口。

  無法工業化就意味著國內龐大的采購需求最后僅僅養肥了一批買辦,而我國工科學生只有頂尖的一批人能夠加入國際高精尖企業拿高薪,其他人只能苦逼兮兮的去加入代工廠。

  1、集成電路行業國產化

  無論精密機床、數控機床等基礎工業,還是導彈、雷達、艦艇、航空航天等尖端產業,都需要集成電路作為核心。在上世紀80年代初,8086的芯片都需要進口,那個時候全國才有多少外匯?靠出口紡織品工藝品出口家具之類換回來的外匯,再花高價從國際市場上購買8086/8088這種成本微乎其微的芯片,而且高端芯片動輒遭到巴統的封鎖,這種酸爽,簡直讓人忍無可忍。

  中科院微電子所、清華微電子所、復旦微電子所等一批微電子所的主要工作,就是應對很多國家對中國微電子行業主流制造技術實施的技術封鎖,那一階段,微電子所的主要工作是開發集成電路的生產工藝。

  簡而言之,當某微電子所做出了0.6UM的集成電路生產工藝后,我們就會展示給美帝和巴統一個信息:我國已經掌握這項技術,貴國如果繼續封鎖0.6UM工藝的芯片出口我國,或者賣高價給我國,那么鄙國將用五年時間自行開發并生產,不再進口貴國芯片。于是美帝的行業協會就會游說國會批準開放此項產品的對華出口。

  現在中國仍然在進口大量的芯片,但是一方面,中端及以下芯片絕對能夠國產,只進口高端芯片。

   給大家講個故事,我們做模擬集成電路和射頻電路的時候,如果想借鑒國外某些重要芯片的話怎么辦呢?我們會先打磨掉封裝,然后拆出芯片;用蝕刻的方式一層層的脫掉芯片上層的覆層,然后照相,人工扒版圖,分析出電路,用Spectrum仿真工具進行仿真,Oh yeah!鄙國的學習、理解、消化能力笑傲全球。

  就靠這樣的野蠻生長的手段,從90年前后開始發展集成電路產業,行業先以掌握先進制造工藝為目標進行尖端研發,獲得新型芯片的進口權;然后通過多個渠道尋求世界先進的芯片代工廠落戶中國,遂有了臺灣人張汝京2000年開始在北京亦莊搞了中芯國際(SMIC),04年開始鼓勵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各大高校每年至少培養2000名以上的工程師輸送到IC行業。07年時候西安那邊的英飛凌、奇夢達等IC企業也發展得紅紅火火。

  不知道09年金融危機時候,有沒有哪家公司收購了國際上的IC行業核心技術,但我知道的是到2014年,在集成電路產業發展了25年后,北方微電子公司自主研發的12英寸28納米等離子硅刻蝕機全面通過中芯國際(SMIC)生產線全流程工藝驗證,并獲得訂單。這TMD就是零的突破!

 

  2、軌道交通設備國產化

  跟上國際社會發展的腳步非常困難,中國不能長期處于國際產業鏈的低端,在關鍵技術和關鍵設備上更不能長期受制于人。中國無法從國外買來一個現代化。(除非13億人民加班加點種地紡織搞代加工來支撐5千萬上等人的現代化生活)

  軌道交通領域就是一個標準例子。記得到2010年,發改委一共批了25+10共35個城市50條地鐵線路的建設,每條地鐵的成本大約為200億,其中機電設備(機車、軌道、盾構機、接觸網、屏蔽門、自動售檢票等等)至少80億,50條線就是4000億。只有形成我國軌道交通裝備研發制造體系,才能有效降低地鐵造價。

  如果購買全進口設備,機電設備成本至少要上浮50%,而花了這么多錢,有哪些人得到好處呢?國際產品生產商啊!他們的毛利至少在50%以上,所以產品生產商的工程師才能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5個小時,一年有一個多月假期,到中國都是商務艙+五星酒店。

  產品代理商花了5%的商業成本拿走8%左右的利潤,增值稅17%(地鐵建設就是中央和地方政府投資,增值稅就是左手倒右手),進口退稅,清關報關什么的,代理商做了4000億的生意,只留下300億的利潤,僅僅直接創造了3000人左右的就業崗位。

  如果實現國產化,4000億的工業銷售額會養活多少人?反正華為2013年有2390億元銷售額,有15萬員工(華為的員工工資還很高),為華為做外包或者下包的配套企業也不計其數;4000億的機電設備采購直接創造40萬人以上的工作崗位,我認為是比較保守的。

  40萬高收入人群的消費又能帶動多大的餐飲娛樂家電汽車住房市場?所以,工業界建立完整工業體系,在關鍵技術和設備上實現國產化,才是真正共同富裕的方法。否則只有一小撮人富裕起來。

  隨便講個AFC(自動售檢票系統)國產化的故事。主角是上海華虹。上海軌道交通1、2號線的AFC全部從美國CUBIC公司的產品,于1998年9月完成1號線調試。

  1999年3月運營。但是全部進口的缺點有造價昂貴、運營費用高、關鍵技術保密導致系統維護和升級困難、備品備件不足、資深維保人員要從美國飛過來,而且工時費從美國出發時開始計算。于是在3號線招標時候,政府就要求國外供應商提供國產化措施,遂由上海華虹和西班牙INDRA公司聯合體中標,在實施中逐步實現應用軟件本地化,維修零部件的國產化。

  其實這個時候上海華虹的水平還有限,但是架不住政府扶持——政府認為上海華虹初步具備了獨立設計和制造的能力,于是在2001年末1號線北延線的AFC招標中,上海華虹用6000萬的價格干掉了CUBIC公司,并且實打實的在2004年把活干完了。

  而且培養了一票人,被高新現代、上海郵通、上海華騰之類的單位再高薪一挖——到2008年時,國內AFC行業就基本沒外國公司什么事了。

  一條線一個億的合同額,50條線就被上海華騰、上海華虹、南京熊貓、高新現代、北大方正、浙大網新這些單位給瓜分了大頭。

  而且這個時候,上海華虹還跟復旦微電子(你看我第一個說的就是微電子嘛!)合作,可以整系統的提供國產化產品,還帶動了微電子行業的發展。

  這個故事厲害的地方在于,從引進技術到踢開老外,只用了8年不到的時間,而且還培養了一大批從業人員。

   3、石油化工領域設備國產化

  跟上國際社會發展的腳步非常困難,中國不能長期處于國際產業鏈的低端,在關鍵技術和關鍵設備上更不能長期受制于人。中國無法從國外買來一個現代化。(除非13億人民加班加點種地紡織搞代加工來支撐5千萬上等人的現代化生活)

  前面兩個例子的規模都不算大,真正大頭的在這里呢!

  請問:一個百萬人口地區的基本生產需要哪些工業?

  回答:小煤礦、小鋼鐵廠、小機械廠、小化肥廠、小水泥廠、小發電廠、小紡織廠、小印刷廠、小食品廠。

  其實是1970年國家制訂第四個五年計劃的時候所提出來的一個方案,具體內容是由中央財政撥出80億元的專項資金,扶持各省區發展小煤礦、小鋼鐵廠、小化肥廠、小水泥廠和小機械廠等五類工業項目。

  當時進行了第二次大規模成套技術設備的引進,對外實際簽訂的項目共26個,其中投資在10億元人民幣以上的有遼陽石油化纖總廠(29億人民幣)、武鋼的一米七軋機(27.6億人民幣)、大慶化肥廠(日元貸款,匯率調整,投資增加到26.7億人民幣)、上海石油化工總廠(20億人民幣)、天津石油化纖廠(13.5億人民幣)

  注意啊,這是1970年的116.5億,那時的官方匯率是人民幣兌美元是2.46哦!47億美元哦!1970年外匯儲備花得只剩2000萬美元,直到1975年才有5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另外,1979年中國貨幣供應量為26億元,GDP為272億美元(數字均來自網絡,請有識之士打臉)。中國那點外匯,拿來引進乙烯化肥裝置都不夠,還想要買什么電視機?以上13套裝置中,除洞氮、安慶、枝江三套裝置以石腦油為原料外,其余均以天然氣為原料。

  以天然氣為原料的10套裝置主要的技術進口國為美國和荷蘭,合成氨裝置采用美國凱洛格生產工藝,尿素裝置采用荷蘭斯塔米卡邦二氧化碳汽提生產工藝。部分企業采用了日本東洋工程公司的合成氨/尿素工藝。

  一畝地一年要用10公斤化肥,引進了390萬噸化肥生產設備,約能滿足2.6億人的化肥需求。

  大家就是靠著當年的引進裝備加技術,抽調人力進行攻關,如11萬噸乙烯設備攻關,30萬噸乙烯設備攻關,大化肥攻關等等,靠著當年那幫善于借鑒、學習、研究的前輩的努力,一口一口的啃下來石油化工裝置的生產線,直接或間接地解決了吃飯的問題。

  別不當回事,沒有這些基礎工業體系,光一臺低精度的精密車床就能要你300萬,高端的還禁運,更別提搞什么螺旋槳、潛艇、大飛機了。到老百姓這里,就一輩子跟綠皮車打交道吧!

 中國的液晶面板行業

  第一個,液晶面板行業。

  2004年,我在某國企當15英寸面板的產品經理。當時我才是研究生畢業剛工作不到兩年的愣頭青。整個團隊花了3個月做設計,一個月做mask定材料,2個月試做,正式投產前我們的預估成本是每片220美金。這時候市場價格260美金。6個月后我們大概有了全球25%的15英寸市場份額,這時候市場價是可怕的160美元,我們的成本是180美元,虧的姥姥家都不認識。

  咱可以去看看BOE的財報,嗯基本上三年盈利一次呵呵。按市場經濟的說法,這種企業應該關門?但是你算一下,大致的關系在2005年,中國面板行業每虧損1塊錢,中國的液晶顯示器和電視機企業就會成本下降20塊錢。這就是國產化的力量。

  感謝BOE、tianma、SVA、TCL這些年的努力和付出,沒有面板業國家的巨大投入,就沒有國產電視機行業的成功。中國政府在液晶面板行業的投入大約是1000億,而2014年中國液晶電視產量1.4億臺,多少年的投入幾個月電視機行業就賺回來了。

  第二個例子是我現在做的新能源。

  2010年,我們和所有的氣體國際巨頭,包括linde,AL,AP,都是世界五百強級別的公司談一種烷烴類氣體的供應。他們的報價很接近,45000一公斤,即使我們知道他們背后的供應商成本在25000以下。

  然后我們努力培養了福建的一個國內供應商,成本高一些,28000的水平吧,我們用31000的價格買。然后不到一年,這些五百強又來找我們了,說27000賣給你們。那按某些自由市場經濟信徒的觀點,我們應該拋棄國內廠家,和國外大企業合作?鬼才這么干。

  我們很清楚等國內這家死了,這些國外大鱷會毫不猶豫的漲價到40000以上的。順便提一句,和我們談判的,都是這些國際大公司中國子公司的中國籍買辦。

  再舉一個例子,2013年,我們收購了一家美國公司,這家公司債務纏身,假如中國土豪不出手,絕對死的透透的。即使這樣,這筆收購受到了美帝議會的反壟斷調查,收購拖延了三個月。而所謂的反壟斷,過程中美帝議員真正關心的,并不是壟斷,而是我們企業和中國政府的關系,以及由此導致的技術軍事應用。

   這家公司的生產技術需要使用0.5毫米厚的卷繞式鋼板,當我們國產化之后希望在中國生產時,美國和日本的供應商都表示不能對中國出口,因為根據巴統規定,這是戰略物資對中國禁運。而在我們和寶鋼達成一致由寶鋼開始生產這種鋼板樣品6個月后,美帝果斷取消了這種鋼板對中國的禁運。

  所以為什么要工業化國產化?因為這個世界從來不是自由市場經濟,仍然是典型的叢林法則。任何時候,只有你能造的出來,別人才和你談自由市場。當你造不出來,面對的或者是高價傾銷,或者是徹底禁運。

  當然,假如我們的目標不是工業化,僅僅是發展發展服務業,目標是人力和原材料輸出國外加高級產品傾銷地,那國產化什么的確實沒什么必要。

  做一下說明,后面兩個例子我們都已經是民營企業了,雖然是巨無霸級別的民營企業,但屬性就是民營企業。國際封鎖不僅針對國企,民企也一樣,只要你是中國企業。而打破這種壟斷,民營企業一樣在努力。想想蔣委員長這么厚道的人,日本人造了濟南慘案,北伐就繞道。

  日本人918,不抵抗,等待國聯制裁。國際社會上這么合群這么友好的人,得到了什么?但蔣委員長好歹是個中國人,也有一顆中華富強,不挨揍不挨餓的雄心。可不是某些人那樣“做不做狗沒關系,只要人民過得好”。中國這么大體量,做了狗,人民能過好?

  沉渣泛起,滿洲國都被懷念了。人家霸占了良田礦山,中國人做苦勞,然后吃口大米白面就是經濟犯罪也是這幫人憧憬的。45年抗戰勝利,蔣委員長幾乎第一時間把自己的核武器列入議事日程。吳大猷,華羅庚先生都是該計劃的負責人。楊振寧、李政道、朱光亞這批留學生本來就是要去學習核技術的。

  這個時候我們的盟友美國人表態,想都不要想。清華牽頭,北大參與,聘請錢三強先生籌建核能研究所。結果錢先生在中國自己的海關被扣了兩個月,美大使館密函中研院,百般阻撓。這些密函有些被梅校長留下來,可以用來打臉以為蔣公執政中國就能跟全世界做好朋友、人家就不卡脖子的幼稚病患者。

  補充一句:一般核能研究用的設備、材料跟武器級設備、材料差距很大。跟大部分人理解不同,日本那么多核電站,讓他馬上造個核武器出來是不可能的。解放前錢三強到國際上去買實驗設備都買不到。這個時候國家沒有“站錯隊”吧?土耳其也沒站錯隊吧?

  別人賣給他的導彈都不含技術轉讓。中國要便宜賣給他,含技術轉讓。美國、北約跑來施壓了。施壓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于武器擴散,而是自己要推銷自己的武器。

  人家不賣給中國,歸根到底是中國太大,潛力太大,沒有人愿意培養一個強大對手。什么意識形態都是“讓你丫戴帽子”“讓你丫不戴帽子”的借口。中蘇交惡,美國的黑鷹就賣過來了,F15也差一點,因為這個時候你有用啊,管你什么意識形態呢,配合我遏制蘇聯就行。

  法國人造不出氫彈,盟友美國英國也沒賣給他啊,最后還是TG沒節操技術交換了。“先進技術是不能靠引進的”這都是幾代中國人血淚教訓。

  印度人好吧,民主國家,美蘇最愛。到現在印度都是全世界最大的冤大頭。養活著美、俄、法、英幾大軍火販子。價格貴的離譜不說,經常延遲交貨,再訛詐一筆。印度這樣的朋友,全世界都會喜歡啊。中國如果也這樣,就不會“世界為敵”了。這是我們要的嗎?中國把自己的血汗錢去當冤大頭,人民生活怎么提高?

  前幾年吵得很兇的稀土壟斷,也挺有意思。在過去一個大宗商品牛市中,所有資源價格都在漲,稀土這么稀缺的戰略資源不漲反跌。然后中國人稍微想提個價。別人不干了,說你搞壟斷。鐵礦石漲得,稀土漲不得?嗯,人家是民主國家,民主國家的壟斷不算壟斷,操縱不算操縱。

  好吧,我們只要繼續賤賣就能跟全世界快樂玩耍了!你啥都賤賣靠什么提高人民生活啊?

  工業化國產化不能保證所有國產化的產品最低價,但是能保證一攬子產品最低價。挑個別商品中國比國外貴來論證中國物價更高是以偏概全的。請解釋為何聯合國數據中國購買力(ppp)計GDP超美國,而美元計GDP排第二。看不懂請自行補課。

  當年有人提議我們搞個盤尼西林廠吧。宋子文部長講話,美國能生產,干嗎要自己建?這就是當年最中樞的人的見識。

  當年有一種叫做買辦的存在,他們的富可敵國。他們當中很多人的品行甚至非常值得稱道。這些人巨富的的基礎之一就是壟斷貿易的暴利。當你無法生產一樣產品的時候,這種暴利是非常驚人的。

   膠卷時代,全球有成熟彩膠技術的只有四個國家。美、德、日、中。中國的叫樂凱,沒錯,非常矬。但是樂凱賣15的話,柯達在中國很難賣過30。而在蘇聯,這個價格可能賣到100。那么這個價格下蘇聯人民的凈福利損失就是70元。

  假設俄國的買辦階層都不持有美國綠卡,只賺取10的利潤。實際的結果就是以損失60的整體國民福祉,創造了極少的暴富者。無論這個交易過程如何形式合法如何買賣公平,它帶來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公平。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做幾條價格對比曲線。看看ABB、施耐德繼電保護設備在正泰、德力西市場份額擴大過程中價格變動情況。看看摩托羅拉、愛立信基站設備在華為、中興份額擴大過程中的變動情況。不要覺得跟我們普通人沒關系,所有的基礎設施的最終承擔者就是一國國民。

  做生意要算賬,但是怎么算是個大問題。造盤尼西林廠要花錢,沒錯,甚至花冤枉錢。沒錯。因噎廢食嗎?所有的都有失敗的可能。但是一流的企業一流的國家一定不吝投入。

  “比較優勢”通過公平交易可以使雙方獲益。這個本身是要約束條件的,在這個現實世界中經常是不具備的。曾經有一陣子科特迪瓦產生了經濟奇跡,他們種可可有比較優勢。好景不長,過兩年就被收割了。初中世界地理有講過。不在饑荒臨界點時農產品的可替代性實際上是遠高于工業品的。中國這樣的大國這樣的人口基數,不完成工業化不實現核心產業的工業化自主化,是沒有前途的。

  “先進技術是不能靠引進的”這句話是慘痛教訓后的真知灼見。

  最后再講個故事。

  陳志武:“我在一本書的序言里,說了很多讓國防科大教授很憤怒的話:國防科大銀河計算機系花那么多的錢,就是給中國未來計算機博物館提供很多的展品除此之外沒有享受任何的好處。(博鰲論壇)”

   那么來看看歷史:

  1949年11月,美國和西歐一些國家聯合成立了一個多邊出口控制協調委員會,總部設在巴黎,又稱“巴黎統籌委員會”,簡稱“巴統組織”。

  銀河I億次機宣布成功之后,巴統組織放開了億次機對中國的銷售;銀河II十億次機宣布成功之后,巴統組織放開了十億次機對中國的銷售...

  我們有13億人,占世界總人口的1/5。對英法德這些國家來說,人口6千萬左右,很多東西是自己生產還是去國際市場買,最多讓全球的供需變化波動個百分之一二,對市場的影響不大,花費總額相對也不高,對價格可以不太敏感。

  日本1.2億,韓國才5千萬,美國也就3億。

  但中國不一樣,13億人如果全推到國際市場,是會強烈影響整個市場供需的。自己能生產加出口中低端市場,現在干脆全指望其他國家,一消一漲,幾乎是1/3的供需變化,這個量級的變化會帶動原材料價格、全球加工分配、產業分配等一系列元素的劇烈變化,最終反映到產品價格上,可能數倍于自己生產的價格了,也就是說中國產的時候人均10塊錢的東西,如果不產從國外買可能就要花50塊了。

  這多出的40塊、400塊、4000塊乘以13億,就是能生產的國家因為技術優勢從中國可以獲得的利潤,這部分利潤讓他們只有幾千萬的人民分去過發達國家的生活了,也就是中國自己做能省下來的錢。

  即使是價格已經比較透明的產業,也要自己搞,因為13億人的市場總量太大,而我國的人力和資本精力遠不到飽和,利用生產要素和本土優勢完全可以自己把市場消化掉,然后坐望國際市場,不至于出現產業分布畸形,而且產業升級的時候也馬上跟得上甚至有機會領頭。

  所以除非是中國不需要的,或者是要也要的不多的,別的東西能拖到國內做,就盡量做,能多做點,就盡量多做點。

   近幾年,電視的價格急劇下降,小米電視40英寸居然只要1999。因為有兩家公司,一家叫做京東方,一家叫做華星光電。我想對那些頂著虧損繼續經營下去的人說聲謝謝。

  為什么要工業化國產化,就是為了讓我們有一張不被欺負的臉。什么叫被欺負的臉?請看土耳其2009年開始的防空導彈采購計劃!

  土耳其屬于北約成員,招標的是歐盟的紫苑導彈,愛國者3,中國的紅旗9和俄羅斯的S300。美國人報了天價,不允許技術轉讓,不讓土耳其組裝生產,俄羅斯陽奉陰違,只愿意提供S300,不愿意提供S400,價格天價,歐洲紫苑導彈不愿意轉讓技術。

  只有中國價格合適,性能中等偏上,還愿意轉讓技術。然后呢?然后宣布中國中標,然后呢?迫于北約和老美的壓力,土耳其被迫中止了這筆合同!

  什么叫被欺負的臉?這就是被欺負的臉!

   再說一個運輸機的話題,中國曾經向俄羅斯買了好幾十架伊爾76,因為我們自己造不出大運。

  后來因為成本問題,我們不愿意再增加費用,合同被凍結。最近俄羅斯說,要么升級到伊爾476算了,但你得加費用,中國直接給拒了,加費用別想,趕緊把伊爾476給我拿過來,別廢話,要不勞資不買了,老子的運20差不多再有幾年就能飛了,怕你個屁!

  沒有工業化國產化,哪來這么高速發展的經濟,沒有國產化,我們能有這么多高鐵?我們的高鐵能出口到國外?

更多信息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OK智能制造”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并加關注!

                             

最近更新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好运快三下载 天津11选5助手a 幸运28游戏 中超联赛恢复 海南飞鱼彩票的技巧 永利娱乐官方下载 中国正宗麻将单机 11选5任3口诀 吉林十一选五开走势 广西11选5近1000期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开 麻将游戏哪个好玩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结果 西甲球员感染病毒 二分彩任二万能号 湖南麻将打红中怎么打呼的快